藍駅

藍駅,随缘写段子的咸鱼。

我的对象和我情人的友好相处

不是原创,因为借梗。

懒得开新合集,也不知道打什么标签。

随便归档系列。


――


0.


谁的对象和情人能友好相处呢?

我的。

而且他们还达成了共识要一起榨干我。

娘希匹。


1.

我小情人是我的青梅竹马,从我上学起就与我形影不离。

那时候起,毎天最大的快乐就是放学后,和他在夕阳下共同交流学到的知识。

然后由他的母亲来做裁判。

偶尔我们的意见不符,因为店家找给小明的是一块钱还是五毛钱争吵不休。

我没有一次吵赢他,但他的母亲却因为我和他的儿子玩的比较好越来越喜欢我。

这大概是唯一庆幸的事。


2.

上了初中,我和他都离开了家。

离开家之前 母亲给我介绍了邻居的小孩。

扎着两个马尾辫,还有着甜甜的酒窝,是个可爱的小姑娘。

我第一次对女孩子脸红,我拍着胸脯向她妈妈保证:“阿姨你放心!我一定会保护好妹妹的!!”

阿姨揉揉我的脑袋,笑得很开心,“小小年纪就懂得保护妹妹,不错不错。”

妹妹怯生生地拉着我的衣角,喊了句:“哥。”

那一瞬间,我觉得有只小鹿在心里乱撞。


3.

初中是情窦初开的年龄,我和他一样,会盯着可爱的女生品头论足,然后说到一定的地方相视一眼哈哈大笑。

除了她。

“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那天他这么问我,我一下子慌了神,难道我喜欢她的事情暴露了?!不,不对,我没对任何人说过。冷静冷静。

“她多可爱啊,好多男生都喜欢她啊!你也想打她主意?那可不行,想追她必须先过我这一关!”我搭上他的脖子笑嘻嘻的说道。

我以为他会害羞,没想到他皱了皱眉,甚至有些厌恶的拍开我的手,“你想多了,她跟你们看到的不一样,你小心一点。”

“哈?”我当下就变了脸色,但想着他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,给了他一拳,“你懂什么!别乱说!”

他没有还手,只是呆呆的坐在那,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,有些不安的走过去,“那个,对,对不起你没事吧?”

“是你什么都不懂!!”他推开了我,跑了出去。

我愣在原地。

兄弟?

我以为他不会再理我了,我们认识那么久我第一次打了他,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。

我喜欢她,但是他好像不喜欢她。

青春期的少年,第一次意识到兄弟和喜欢的人的区别。

我苦恼的找到了她,我不知道怎么和她说他不喜欢她的事情,怎么问出口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。

她就那么微微笑着,乖巧的坐在旁边,微风吹起她的衣角,我甚至还闻到了淡淡的奶香,一瞬间我的心情平静了很多,甚至像扔进了一颗草莓糖。

我说我和他闹矛盾了。

她拉着我的手看了会,笑出了声,“什么呀,小哥哥才不会那么小气的,你可以送给他一本新华词典啊,然后认认真真的道歉,小哥哥一定会原谅你的!”

小姑娘的手温温软软的,她摸了摸我的手背:“还有啊,以后不要打架了,小哥哥对你不会有坏心的。”

我不知道我什么表情,两只小鹿在我心里打架,我的脸热热的。

“嗯。”我听到我这么说,不好意思的低头,就看到她微微鼓起的前胸,两只小鹿打的更欢了。

我一定会保护你的!我对自己这么说道。

当天下午我就溜去了书店,用两个星期看小人书的钱,买了字典送他。

“对不起。”我甚至鞠了个躬,他哼了一声,一拳揍了过来,我没忍住不甘示弱的打了回去。

打了半天,最后我没了力气,躺在地上喘的跟个死狗一样,“不行了不行了,你打吧,我动不了了。”

他撩开我的上衣,摸了摸我红肿的地方,然后趴在我耳边,“你帮我打飞机我就原谅你。”

我哼哼唧唧的同意了,男人嘛,打个飞机怎么了。

他出来的时候,我甚至晃了晃手,有些小小的得意,“我技术不错吧。”

“嗯,不错。”

那之后我们就跟没吵过架一样,除了提到她的时有些不自然,渐渐的,我就很少在他面前提她了。


4.

高一下半年的一个晚自习。

我和她第一次偷偷拉手,一整个自习,我满脑子里都是,我一定会负责的。

那一天我红着脸回去的时候,他叹了口气,我捧着本五三给他,他才堪堪给了我好脸色。

高一结束的那个暑假,我和她第一次亲了嘴。

香香软软的,那是一个星星很多的夜晚,我没忍住,就在我的手从她衣摆下伸进去的时候,她流了眼泪,我给了自己一巴掌,搂着她安安分分睡了一个晚上。

第二天我红着脸去找他,跟他说我和她差点睡了,他一拳打了过来,跟第一次不一样,我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,我愤怒的准备还手的时候,他的眼睛里全是失落,不知道为什么,我下不去手,我闭了闭眼,说:“我真的很喜欢她,真的,我会对她负责的。”

他拎着我的衣领子,总感觉他要说出什么吓人的话,但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,只是放开了我的衣领,颓废的坐在了地上。

我知道了,他这么说。

不过我和她在一起并没有荒废学业,我们互相帮助,共同探讨学习,约好一起上重点大学。这大概是他唯一欣慰的事情?

高三那年,我和她不是一个班级的了。繁重的学业和写不完的习题,让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终于,在高三那一年的寒假,在我们都拿到了身份证的那一个寒假,疯狂的思念和数不清的压力,在那个小小的相对干净的小旅馆,宣泄了干净。

我们在一起呆了三天三夜,约定了好了绝不放弃。

高三的下半学期,我几乎没找过她。

总于到了高考的时候,高考前我和他说起之后的打算,也提到了那个寒假,他突然就没了声音,最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考试加油!我们一定要上同一个大学!继续在一起!”

“在一起?”他念叨了一遍,突然笑出了声,“那就在一起吧。”

考试很顺利,出了考场,我抱紧他,“我终于踏出了对她负责的第一步!!”

“嗯,你查分数的时候来我家吗?”他也回抱了我,我松开了他,有些不好意思,“嗯,我和她一起去你家行吗?”

“不行,你自己来,你自己在我家帮她查啊。”他这么说。

我想了想也是,就应下了。只是后来想想,如果当时拒绝了,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吧。

他的父母假期都会远游,这次也不例外。于是我提前到了他家,准备等夜里十二点一过就查分数,然后第一个分享给她。

只是刚进门,他就捂住我的鼻子,然后我就晕了过去。

兄弟?

醒来的时候我半趴在床上,他在我身后,干我,我崩溃了,“你做什么?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”

他翻过我,狠狠的亲了过来,操我的力度更猛了,我哭着踹他,结果是被操的更厉害了。

十二点的时候,他把我抱起来压在电脑前,输入他的学号,身份证号,然后输入我的,最后输入她的。

分数相差不大,我们三个可以上同一个大学,我有一瞬间的开心,然后就被后面的疼痛唤醒了理智。

然后他拨通了她的电话,还一边操我。

“你也想听吗?他在我身下喘着的声音?好啊。”

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我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,只是隐约记得他开了扩音,电话那头她软软的声音让我满脑子的负罪感,只是身下的快感让我无所适从。


所以当我们一起站在大学的门口,他和她还握了握手,我的脑子还是懵的。


直到有一天,我想去找她,他搂着我,声音低沉,“不,宝贝,你不想。”


5.

“滚开作业,我要去赚钱!!”


6.

不行了,我编不下去了,天亮了。

就这么完结吧。


end


很久以前的摸鱼

百合。



“所以,都是我的错……都是我不好……”

“哦。”

小彦的声音听不出喜怒,我莫名的开始害怕,开始委屈,眼泪不断的掉下来。

“啊,对了。小彦我今天买了新的水果,我去拿……”

使劲擦了擦眼泪,我挤出一个笑容给他,然后去拿水果。

好想逃。

我不敢看她,怕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厌恶。

她是小彦啊,是自己最喜欢的学妹,是比家人更重要的存在。

“学姐,不想笑就不要笑了。”

小彦拽住了我的衣角,我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,回头露出一个能让人安心的笑容。

“没事的,小彦,我可是你的学姐啊。所以,没事的。不要瞎担心。再说你的学业怎么样了……”

话未说完,小彦抓住了我的手腕,很用力,很疼。

这是小彦第一次对我这么凶,她说。

“学姐,我真的生气了。”

我被吓到了,真的。眼泪不听话的跑了出来,可我连抬手擦一擦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小彦把我搂进了怀里,她说:“不要喜欢她了,喜欢我吧,学姐。我会对你负责的。我承受的起。”

听到这里,我再也忍不住了,放声大哭。

“小彦,为什么?为什么她不喜欢我!我真的很喜欢她啊!”

“为什么喜欢一个人要这么痛苦,为什么明明她也喜欢我的,却总是对着别人说爱,说喜欢!”

“为什么我要为了她考虑那么多事?!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种地步啊……”

“为什么……”

整个下午,房间里都只是我一个人的哭喊。

我记得自己的发泄了很久,后来就没印象了。


很久以前的摸鱼

《海客》

【他说:其实罪魁祸首是西湖醋鱼】


我喜欢四处旅行,2017年四月一日,我住在长白市火车站出口右手边的旅社,最便宜十块钱一晚,可是没有单间了。

我问老板20块的床位还有吗?老板犹豫了一下,说有,但里面已经有一位客人了,是个男人。

我迟疑了一下随即笑了,都是经常在外面跑的人,哪有那么多纠结,只要他不介意我打扰他休息,就凑合一晚上吧。

老板见状,不再强求,带着我敲开了17号的房门。

开门的是个中年男人。我眼前一亮,这男人很有味道,不像坏人。要说有哪里不协调的,就只有他脑袋上那一截像被割过的“韭菜根”吧。

男人皱着眉头疑惑的看着老板,老板也颇是无奈的解释,还说现在的小姑娘心也是够大的,一个人出门在外还敢和陌生人住一起。

听到这,男人看了我一眼,沉默摇头。我不好意的挠挠脸,直说就一个晚上!老板也再三保证我不会吵到他休息,男人还是不表态。

我尴尬的去拉老板的袖子,想说要不算了。结果那个男人开口了,他说好。

这下换我蒙了,直到老板走了好一会,他点着一根烟转身进屋,丢下一句“不进来我就关门了”,我方才如梦初醒,跟着他进了屋子。

放下包,我打了个招呼,就去外面洗漱了。没有热水,想了想,我干脆不洗脚了,也就一晚上,他应该不会注意到吧。

回到房间,脱了鞋迅速钻进被窝里,我对他说了句晚安,然后背过身睡觉。转身之前透过烟雾,我看到他的表情有些微妙。而此时我的表情也相当微妙。我用被子把鼻子遮住,然后闭上眼睛。

让你用烟呛我,熏到你活该!这个时候,2017年四月一日凌晨一点五十三分。


我看到有条蛇在盯着我看,我浑身僵硬一动都不敢动,可那条蛇发出嘶嘶的声音。在僵持了不知道多久之后,朝我喷出毒液,我惊恐的大叫起来!然后,我醒了。

醒来的感觉相当不好,房间里充斥着烟味,我连连打了几个喷嚏,眼泪都被呛出来了,混合着眼屎什么的,滋味很不美妙。我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,冲到窗边打开窗户,绝望的发现玻璃后被砖头封死了。

只能转身夺门而出,靠在墙边大口大口的呼吸。妈的?一大早要不要这么刺激?!

待呼吸平稳了一些,我看了看下意识拿在手里的手机,凌晨五点一十三分。

“卧槽,有病?!这么早啊?!!”

整整生了十分钟的闷气,我才深呼口气走进房间,看向盘腿坐在床上还饶有兴趣用胳膊托着下巴一脸看好戏的男人。

“老板没告诉我你的脚带酸气,我浅眠,根本睡不着。”好嘛?!恶人先告状?!

“啊……不好意思,昨晚没有热水了,就将就了一下。”干笑一声,我觉得这脸丢大了,这样说的话,确实是自己有错在先。

“这样好了,你帮我买份早餐,我就原谅你怎么样?”男人笑得很浅,夹烟的手修长,但却糙的刺眼,“一笼蟹黄小笼包,一杯豆酱,出门右手边走五十米,一共六块五,我很厚道吧?”我点点头,不得不说,男人笑起来贼有感觉……

那是挖坑的熟悉味道。

还有,厚道你妹。

不过,十分钟后,我还是把早餐买回来了。递给他的时候,有些歉意,“抱歉,只有猪肉馅的,没有蟹黄的了。”

男人接过去,翻了翻白色的小食品袋,带着香味的水汽蒸腾着往外冒,勾的我肚子里的馋虫直闹腾。为了省钱只买了一份,我咽了口口水,然后扭头去拿洗漱用品洗漱。

站在洗漱台前,镜子里的人撅着嘴一脸的委屈样,心里嫌弃了对面的人两秒,默默开始洗漱。

磨蹭了快十五分钟才回到房间,打开房门,屋里空荡荡的。

我愣了一秒,才意识到一件事。

那个男人不见了。

桌子上,我买的早餐还在那放着,一缕水汽干巴巴的往外爬,吧嗒又落回袋子里。袋子上面有张纸,中间有点湿了。意识到这是那个男人留下的纸条,犹豫着走过去。

那张纸条上有三句话句话。

『你好,我是关根。

得告诉你一件事,我没有嗅觉,愚人节快乐。

藍駅,蓝庭的事很抱歉,你该回去了。』

我翻来翻去只有这三句话,叹了口气拿出一个包子掰开,将纸条塞了进去。然后坐下来,开始享用我的早餐。

吃饱喝足之后,我去找老板退房,顺便问起那个男人的事。老板摇摇头说不知道,有些失落的道了谢,正准备离开,却被老板叫住了。

“那个男人说,如果你问起他,让我转告你一句话。”老板有些欲言又止。

我连忙追问,“什么话?”

“‘你相信宿命还是缘份?’我觉得那个男人可能有问题,这么酸的话也能讲的出。小姑娘你可要小心了,别被骗了啊……”老板啰啰嗦嗦的又叮嘱了一大堆,我笑着道了谢,然后飞快地离开了。

今天第四次推开旅馆的门,迎面而来的空气无比的清新,还夹杂着丝丝寒意。

这个时候早上八点零四分,我惬意的伸了个懒腰,活动了下身体,拉紧背包,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,精神极度亢奋。

关根,姐姐失踪前找过的人之一。让人在意的是,那时候在和离家的自己聊天的时候,除了那个人之外,唯一一个提到过三次以上的人。

好不容易碰上了,自己怎么可能放过?

宿命?缘份?我信自己。

不过一场捉迷藏而已,关根大叔,你准备好了吗?嗯?

脑海中一声哨响,游戏开始了。

游戏内容:找人。

时间:愚人节限定,过时不候。


七日谈(②)

百合。




醒来的时候,她在我怀里。


我愣了好一会,一个晚上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滚的,头发乱糟糟的,一撮头发扫着我眉心,我看了看表。


5:11,还早。


我再看了看她,微张着嘴睡的正熟,脑子里没由来的冒出一个念头。都没有刷牙,不知道现在接个吻会是什么味道。


于是我轻轻的,轻轻的凑过去,她的呼吸平稳温热,打在我鼻尖,我身体一僵,艰难的把头放回枕头。


她不是你的,不是你的。我跟自己这么说。但又开始嫌弃自己,摇摇头,今天星期六,请了一天假,要不要去给他们买早饭?这个念头刚冒出头就把它掐死了,不买!美人在塌,心上人在怀,天下事与我何干。


我果断的翻个身,搂着她又睡了过去。


再次有知觉的时候,我感觉眉心有什么东西在动,茫然的睁开眼,一只手轻轻揉着我眉间,“醒了?”我低头看去,她在怀里笑的灿烂:“你个懒猪睡的真熟!今天不用上班吗?”


“嗯,请了假。”


“那感情好,我们一起去买菜做饭吧!”


我觉得自己可能还没醒,“好啊,那快起床吧。”


完全清醒了,站在厨房里面,我一脸尴尬的看着她,“我们出去吃吧。”厨房只有电饭煲和热水壶,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多年还是不会做饭,省钱省水省时间,我自暴自弃的想着。


她捂着嘴偷笑,我瞪了她一眼,她摆摆手,“不笑了不笑了,附近有杨国福吗?还是吃那个吧?”


“又要加一碗辣椒?然后捂着胃说吃不下了?”我笑着看她,她双手叉腰,佯装生气,“才没有!再说了!吃不完还有我老公帮我吃啊!”


老公啊。我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是不是自己也该找个人了?


“哎?回神啦!想什么呢,脸色突然这么差?”我看着她担忧的脸说不出一句话。


我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,不能太喜形于色,不能太让人担心。


轻轻吸了口气,我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,“你,毛衣是不是穿反了?”


“哎?!!!!”


之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出门,她自然而然搂着他男人的胳膊,我默默的拿出手机,给从出门起就一直震我的烦人闺蜜回了个消息,然后把手机调成静音,默默跟上了前面的两个人。


“我想嫁人了。”


我眨了眨眼,然后把手机调成静音,以后,闺蜜就不会担心我不正常或者一个人了吧?我站在原地,默默的远离他俩的圈子,退出她的世界。


我是不是应该回去,把时间留给他两,新婚的小夫妻,应该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过二人世界吧?我胡乱的想着,有些不知所措。


“九!你在干嘛?我们到了!”


一道声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,我把目光投向声音的源头,她向我招手,脚步不由自主的挪动起来。


“来了。”


我的声音在抖,我深吸口气,都怪她长着我喜欢的人的样子,都是她的错,不嫁何撩?我揉了揉眼睛,清了清嗓子。


我走到我心上人的身边,催促着她进去吃饭,也努力地,开始把她从心上轻轻吹走。


这样就都能走上正轨啦,对吧?


七日谈(①)

百合。




那是个闷热的午后,我站在火车站出口,她带着小雨和狂风扑进我的怀里。


我同样欣喜的抱住她,说:“路上累了吧,上车,带你们去我家休息。”


她说:“好啊,我喊下我老公,他在后面!”


打开后备箱的手顿了顿,我看着空空如也的后备箱,想着是不是应该铺点报纸,直接塞东西会不会不太好,弄脏了洗起来很麻烦的。


“九?你怎么了?”她有些担忧的声音响起,我的大脑有一瞬间空白,看着她身后拎着箱子背着一个米色小包的普通男人猛地回神,笑了出来,“没事,我在想要不要铺垫报纸,来来来,东西放进来就跟我回去吧!”


折腾了好一会,三人上了车,我在车里放着想不起名字的古风歌。许是坐车确实累了,她靠着车椅闭着眼睛随着歌曲轻轻地哼着,我听了会,心情莫名的好起来。


到家的时候,已经十点多了,客房也早就腾了出来,他们直接进去放置东西。


洗完澡她却扑了过来,她说:“九,难得见一面,我们一起睡吧!”


我笑了笑,“那你老公呢?独守空房吗?”


她搂着我毫不客气的发出指令:“你自己去睡,明天早上醒了我们会喊你吃饭,不吃饭不许出来!”


“你啊,”那男人摇摇头,看向了我,“她睡觉不老实,小心把人家踹下去!”


“说什么呢你,滚去睡觉!”她把她男人推进屋子里一脚踹过去,还挥着拳头威胁,男人乖乖闭了嘴,上床睡觉。


然后她开心地拉着我的手,跑进了我的房间。


我随手关上了门,心头一片火热。


“你不知道,那家伙整天唠唠叨叨的,比我妈还烦!我都多大了呀!”她边说边铺被子,脱了鞋蹬脚瘫在床上。


我想慢慢压上去,然后对着她的耳朵吹口气,看着她难以置信的脸吻上去,然后告诉她,我想你,我很想你,我等了你好久好久,你终于来了。


可是我不能,是的,我不能。


她已是人妻,有爱他的男人,虽然平凡也许吵闹,但她已有了共度一生的人,今后还会和他有可爱的孩子。


你好残忍,我这么想。


然后我便做了,我做在床边,慢慢脱掉外套,看着她侧躺的姿势回头笑笑,“困就早点睡,我再洗个澡。”


她回我一个笑脸,摆摆手,“没事,我等你出来。”


我打开冷水的开关,身体哆嗦的要命,晚秋的天,真的是冷了。


冲完正准备出去,想着她是不是睡了,才突然意识到一身的凉气会不会惊醒她。犹豫了会,又用热水冲洗了一遍。


怕她一个人无聊,头发还没擦干就出来了。


她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“二狗子?”我轻轻叫了声,没有回应。


蹑手蹑脚凑近一看,她睡着了,手里还捏着手机,屏幕已经黑了,无从得知睡前她在聊些什么。


我轻轻抽出手机放在了床头,手指不自觉地抚上她的唇轻轻一点,然后在自己唇上同样一点,偷偷笑了起来。


这算是亲过了吧?


以前说过千遍亲亲,万张吻图,现在终于是亲到了。


“二狗子,你欠我的晚安吻扯平了。”


我躺会我这半边的床铺,和她侧着面向同一面睡觉,犹豫了一下,手搭在她腰侧也跟着睡了。


迷迷糊糊的,我梦见她钻进我的怀里,钻进我的心里,我紧紧搂着她,抱着我的爱,我的爱人。


我爱你。我说到,你听到了吗?


Day26.【还行】

特使日常巡逻的时候,看到了一只黑色的小狗,卧在草丛里怯生生的看着他。

糟了,是心动的感觉。

特使按捺住兴奋的内心,假装稳重的蹲下,手指动了动,轻轻唤道:“小家伙,过来。”

小家伙尾巴摇了摇,往前扑棱了一下,特使没忍住勾起了唇角。小家伙盯着他看了好一会,然后摇着尾巴蹭他的手,最后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指尖。

特使内心的小人捂住了脸。

特使抱起了小家伙,毛有点乱糟糟的,怕是无人打理。

“可怜的小家伙,被遗弃了吗。”特使顺着小家伙的毛,冰冷的盔甲让小家伙有些不安,但还是乖乖卧在他怀里,特使有点想带回去养。

“你忘了上次你带回去的猫,让主教大人生气整整一个星期吗?”旁边年轻的同伴说到。

特使抽了抽嘴角,他当然没忘,说起来那只猫……特使垂下眼帘,叹了口气,对年轻的同伴说到:“你去那边巡逻吧,我再看会小家伙。”

同伴应了一声,便去了其他路线。

特使抱着小家伙顺着毛,顺便给小家伙喂了点食物,小家伙吃完,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。

夜晚就这么慢慢来临。

抱着小狗的特使没有按照往常的路线巡逻,但也没有走的太远,在一段路上徘徊,就像在等着什么人一样。

徘徊到后半夜,特使也没遇到什么人,他不能再在这徘徊了,可是怀里的小家伙……

“该死的德古拉!”特使没忍住一拳砸上旁边的墙壁,额角的青筋微微抽搐,“这老蝙蝠平日里倒是跑的勤快,专门等他倒是不来了!”

“哦?我的小特使在等我吗?”

话音刚落,熟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。德古拉从后面搂住他,蹭蹭他的脖颈,“今晚这么想我的吗?”

“可恶!”特使气呼呼的推开他,把怀里的小家伙往德古拉怀里一扔,扭头就走。

“我说,你就什么都不说就走了吗?”德古拉拎起小家伙的后颈,饶有兴趣的看向握紧拳头的特使,小家伙很是配合的汪了一声。

“呜……汪”

特使站住了,更加气呼呼地走了回来,拽住吸血鬼的领结吻了上去,吸血鬼毫不客气的按着他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。

吻毕,特使一脚踹上他的后膝窝,踩上他的膝盖,银枪指着他脖子,喘气之余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“满意了?”

吸血鬼愉悦的捏了捏领结,舔了舔嘴唇,意犹未尽。

“还行。”

――

居然有后续系列,hhhh特使是真的可爱啊!!

当当当当!!最后的实物图!!

除了小鞋子!!仓鼠球是完全可脱的!!是的!!可以脱!!

信哥就不是了!大将军要面子xxx但是呢~
小声逼逼,信信裙底小裤子是白色的!!!

还有最后的惊喜就是!!信信的眼睛最后决定是蓝色的啦!!!!

小声,现在就可以下单了!

【王者荣耀游戏周边刘邦韩信同人Q版玩偶站姿公仔玩偶娃娃衣服可脱】
https://m.tb.cn/h.3mJHuxw?sm=37a443 点击链接,再选择浏览器咑閞;或復·制这段描述¥yPmFbkzIXCD¥后到👉淘♂寳♀👈

统一回复:发货时间,12月20号,保证12月25号可以拿到!!

上架时间截止2019.2.28,最晚到三月底~
再之后如果还有多的,可能就只能在安徽周围的漫展上见了~

不过就怕到时候还会贵了。。。

所以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啊!!!

另,不方便直接购买的小伙伴可以私戳我,很乐意帮忙der!!

#预售#

当当当当!!!万众瞩目(并没有)的预售终于开始啦!!!

邦哥喜欢吗!信信喜欢吗!
想左拥右抱吗!!
想体会被一堆邦哥包围的满足感吗!!
想体会一堆信信只属于你的幸福感吗!!
现在就有个机会!!

50cm邦哥信信玩偶时刻准备到达你的身边!!!

预售链接:【王者荣耀游戏周边刘邦韩信同人Q版玩偶站姿公仔玩偶娃娃衣服可脱】https://m.tb.cn/h.3lextbn?sm=600368 点击链接,再选择浏览器咑閞;或復·制这段描述¥0LkBbQfbdw8¥后到👉淘♂寳♀👈

高亮:
预售200对,售完即止!
不再贩!不再贩!不再贩!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!!过期不候哦~

定价:150元/个,280元/对。
除偏远地区外,全场包邮。下单即送同款亚克力挂件!
另:亚克力挂件支持单售,15元/个

娃娃详情:
韩信的头发立体,护额可拆,胖次是白色的(不你),衣服有点小帅!
刘邦的衣服可脱!!!对!!除了鞋子,其他都是能脱的!!!!换装play在等着你们(不是)!!

最后的最后,重点来了!!!
有抽奖活动哦!!
双十一没有成为锦鲤的你!还有机会成为一条(并没有什么大用的)小锦鲤哦!!

活动内容:

进群(824077155)参与空间转发,并在本条说说下评论!会有猫崽子抓锦鲤送礼品哦!

①从中抓一条七彩锦鲤送韩信或者刘邦玩偶其中之一!

②转发人数超过一百,随机抓十条小锦鲤送同款亚克力挂件!!

③另外!!会从群里的小伙伴中再抓十条小锦鲤送同款亚克力挂件!!

注意:如果群里的小伙伴与空间转发的幸运小锦鲤重合了话!!恭喜你!!你是本次活动的大锦鲤了!!!可以喂猫了(划掉)!!就可以兑换一个幸运大礼包!!!幸运大礼包是与七彩锦鲤不同的玩偶一个。

大家还在等什么呢!!快来参与活动吧!!!
一定不要忘了加群哦!!!!
群号码:824077155

题外话:你们慢慢来,我先翻个信信牌子侍寝了~

200粉丝了!!之前在群里说满两百就写……

我的心情很复杂!!咕咕咕咕咕咕!!